国外记者对花钱征集线索抹黑电子游戏上瘾了,惨遭同行扒皮

图片 5

国外记者对花钱征集线索抹黑电子游戏上瘾了,惨遭同行扒皮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8-02 资讯

电子游戏是否有害?这是个争论已久的问题,但游戏上瘾这一情况的确存在。日前,英国《太阳报》几乎用了两个版面来阐述玩电子游戏上瘾有多可怕——像海洛因一样。《太阳报》认为英国如今正受电子游戏成瘾的困扰,这一情况所带来的健康风险不亚于吸食毒品和酗酒。

[ 编译自 Eurogamer ]

图片 1

“《堡垒之夜》让我变得就像一个有自杀倾向的药品上瘾者。”2018年7月31日,这是英国著名报纸《每日镜报》的头版头条标题,该报形容《堡垒之夜》如同“孩子们的电子游戏地狱”。

“当一位父亲的17岁儿子被网络热潮迷住之后,他拯救了自己的儿子免于死亡。”在作者署名Matthew
Barbour的文章中,《每日镜报》这样写道,“对电子游戏《堡垒之夜》上瘾毁了一个男孩的生活,促使他决定自杀。”

“他的父亲不得不阻止他跳楼轻生。17岁的Carl
Thompson来自普雷斯顿,他说:‘《堡垒之夜》让我变成了一个有自杀倾向、喜欢偷窃和撒谎的瘾君子。’”

《每日镜报》用第4~5页描述了Carl怎样爬到位于第三层的卧室窗户,准备跳楼。

图片 2

“我会服用兴奋剂来维持头脑清醒,以便整晚玩游戏。”Carl说,“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需要更多。”

根据《每日镜报》的报导,Carl还透露他从父母那里偷钱,用来购买《堡垒之夜》的最新武器和升级道具。“通宵玩游戏让我筋疲力尽,所以朋友们建议我试一试安非他命,我一向反对使用药品,但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

“某天上午,我在桌子旁边的一个瓶子里小便,用另一个瓶子吃药。”

Carl的自杀未遂事件发生在4月份。Carl的父母对于未能及时发现儿子的糟糕状况感到内疚,并指责《堡垒之夜》是导致儿子陷入困境的原因。后来他们向位于兰开夏郡的心理咨询师Steve
Pope求助,“让孩子的生活回到了正轨”……在文章末尾,作者写道Epic拒绝发表评论,还称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Carl和他父母的名字都是化名,不过倒是提供了Steve
Pope的网站地址。

《每日镜报》的那篇文章在社交媒体上遭到炮轰,许多英国游戏行业从业者指出,该报道针对《堡垒之夜》一款游戏,过度简化了当事青少年自杀未遂事件,未讨论导致他决定自杀的潜在心理健康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讲,主流媒体似乎热衷于报道青少年对游戏成瘾的故事,但这次事件的有趣之处在于:《每日镜报》的撰文作者Matthew
Barbour似乎刻意搜索该类事件进行报道。两年前,Barbour就曾在网上征集关于那年夏天爆款游戏《精灵宝可梦Go》的负面影响的案例。

图片 3

“也许它(《精灵宝可梦Go》)会影响人们的睡眠、人际关系或者工作。”他写道。Barbour自称是《太阳报》的一位特约编辑,如果有人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他会提供100英镑,并且承诺如有必要,还可以宣传任何组织或慈善机构。

在当时,Eurogamer的视频制作人Chris
Bratt就与Barbour进行接触,对Barbour的意图和“合作模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给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主题是‘《精灵宝可梦Go》正在摧毁我的婚姻,然后编了个极其荒唐的故事。’”Bratt在推特上写道,“第二天他就打电话给我,约我做一次电话采访。他开门见山地说,虽然他知道我的故事有点假,某些地方有被修饰的痕迹,但那无所谓,他还是会写的。”

“所以你们看,《每日镜报》那些荒唐的头条新闻就是这么来的。真操蛋。”

事实上在更早些时候,Barbour“付费约故事”的行为就曾遭到曝光。2015年,英国GP(普通科医生,即社区医生或家庭医生)杂志《The
Pulse》报导称Barbour试图为病人付费,请他们讲述受到初级医生罢工事件负面影响的故事。

“Matthew
Barbour自称是《太阳报》特约编辑,他解释说会为那些愿意讲‘在急诊室的噩梦经历’或亲眼‘看到’医院员工短缺现象的病人一笔‘不错的费用’。”《The
Pulse》在文章中称。

“我们将要寻找那些在某些方面受到影响的病人,比如有人的手术被取消、在急诊室经历噩梦,或者在一所医院看到员工紧缺的现象。”Barbour写道,“我们会提供一笔不错的费用,并且保证准确反映您的想法,让您满意。”

该次事件后不久,《The
Pulse》称《太阳报》发表了一份与Barbour保持距离的声明。

《太阳报》公关主管Dylan
Sharpe在推特上写道:“《太阳报》没有特约编辑这个职位,Matthew
Barbour是一位自由职业者,不能代表本报立场,《太阳报》也从未要求他征集任何特别的案例。”

2013年,《Private
Eye》曝光了Barbour发布的一条紧急需求——他想要寻找一位“愿意说文身会导致癌症”的专家——当然,他会提供一笔费用。今年早些时候,Barbour在NetMums网站发布消息,“迫切”征集曼彻斯特爆炸案的受害者近况更新,“我们会支付一笔不错的费用……”他写道。

在撰写文身可能致癌和《精灵宝可梦Go》的文章时,Barbour在一家叫做Response
Source的公司帮助下寻找案例:记者在该公司网站发布案例需求,之后就有机会与能够提供相关案例的新闻通讯社或公关人士取得联系。

在英国,新闻通讯社擅长收集社会或名人故事。举个例子来说,Triangle
News就为一则关于某女性花费逾2.5万英镑购买迪士尼周边的文章,以及另一位女性嫁给一个300岁的已逝世海盗的故事提供了新闻线索。新闻通讯社征集社会各界人士的故事,然后再卖出去。

Eurogamer得到了Response
Source代表Barbour,在今年6月8日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称,《星期日镜报》记者Barbour正在撰写一篇报导,“迫切”希望与孩子对《堡垒之夜》上瘾的家庭对话。“故事越耸动越好。”Barbour写道,“我们可以以匿名形式发表案例,并向您支付一笔300英镑的费用。我们还可以宣传任何诊所或治疗师。”

那封电子邮件的详细内容如下:

图片 4

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我也向Barbour询问了关于他在《每日镜报》发表的那篇《堡垒之夜》相关报道的许多问题,包括:在当事人试图自杀时,有没有任何已确诊或未经确诊的心理健康问题?那个少年是怎样得到安非他命的?文章称《堡垒之夜》让当事人“负债累累”,但我觉得这无法解释。他究竟欠谁的钱?负债多少?你是怎样与当事人及其家人取得联系的?能否正式当事人的家人在接受采访时没有得到费用?

Barbour的回复是:“如果我提供这些问题的答案,你会付费吗?”

我也向《每日镜报》的母公司Reach询问了类似的问题,目前还没有收到回复。这倒也不奇怪。就在本周,Reach宣布由于地区出版业务收入下降,其半年亏损额达到了1.13亿英镑。我猜测Reach的公关部门太忙啦,无暇顾及我的问题。

Steve
Pope也没有回应Eurogamers的采访请求(虽然我们已经打了几次电话),但其实Pope早就已经是英国媒体的红人,经常在电视台上探讨青少年电子游戏成瘾的话题。毕竟,Pope的诊所专门治疗游戏成瘾这种“病”。

图片 5

《每日镜报》关于《堡垒之夜》的那篇报道是编造的吗?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任何实锤,但当你了解主流媒体的报道方式之后,就很难不怀疑他们的动机。有趣的是就在《每日镜报》,为其网站撰写游戏新闻的自由记者Ryan
Brown也不认同这家报纸的做法。

“作为《每日镜报》的一名游戏作者,我想证实一点,这件事太荒唐了。我希望他们能够在印刷出版之前与我们交流。如果一家报纸的纸质版这样对待游戏,那么报道游戏就根本没有意义。”Brown在推特上写道。

正如我此前所说,我认为电子游戏成瘾确实是游戏行业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但《每日镜报》的报导太不负责了。按照心理咨询机构Samaritans的说法,当记者在报道与自杀相关的事件时,应当避免对某些问题过度简化。

“在自杀身亡的所有人当中,大约有90%在死亡前有已确诊或未经确诊的心理健康问题。”Samaritans指出,“如果过度简化当事人自杀的动机或潜在‘诱因’,那就会产生误导性,不太可能准确反映自杀的复杂性。”

“例如,对失业、人际关系破裂或丧亲之痛等可能导致一个人决定自杀的原因避而不谈。不要轻视自杀的复杂现实,以及它对当事者亲人的破坏性影响,这很重要。”

报道称玩游戏时大脑分泌的多巴胺(一种可影响个人的情绪物质)可让玩家更容易受到游戏的影响,并将其和三场与《使命召唤》有关的自杀案件联系在了一起,还拿诊所接到5000次游戏玩家的求助电话作为依据,并找到了一名因游戏而心理健康情况恶化的玩家。

总之是尽一切办法让读者相信玩游戏成瘾的危害极大,还列出来一些让读者自测是否游戏上瘾的问题,另外还援引了一些Mark
Griffiths教授的相关发言。

Mark
Griffiths是一位来自英国诺丁汉从事赌博研究的教授,《太阳报》的报道出来之后,其他媒体也就此事联系了Mark
Griffiths教授,没想到他的回答出人意料。

Mark
Griffiths教授表示“当时是有人让我提供一些让读者可以自行测试的问题,但并没有让我看《太阳报》想要报道的内容,没有证据表明英国人正在受到游戏的控制,虽然有人存在不良的游戏习惯,但并意味着是游戏成瘾,这是两个独立的问题,游戏的积极作用远大于其危害。”